民间故事,热秀干波

民间故事,热秀干波

| 0 comments

庙里飞蝗石子,不知击中哪个。以头撞那岩石,脑浆飞射虚空。恶人头发密,劣马毛儿密。乞丐要遭倒霉,琵琶被狗叼走。不朝圣,业障难净,不杀人,肚子难添。肉有时间煮,汤有…庙里飞蝗石子,不知击中哪个。以头撞那岩石,脑浆飞射虚空。恶人头发密,劣马毛儿密。乞丐要遭倒霉,琵琶被狗叼走。不朝圣,业障难净,不杀人,肚子难添。肉有时间煮,汤有时间凉。固执己见,帽上插翎。不管到何处,总要转到卖饼婆门前。无利经商,反伤邻里,伤害邻里,亦是利息。确是多余的担心,担心糌粑团散开。箭的射程虽不远,弓的挽力却很大。女人的嘴,犹如哑咴。初十会供太丰盛,当心断了祭祀柴。当心心灵盲目,当心膝盖弯曲。山羊临杀前,还要灌盐水。莫与柱子相撞,莫与格西辩记。线难以满针缝。僧人贪财,孔雀摄毒。敲打戏鼓要象样,扮演藏戏要象样。人不坚强,似糌粑袋。贤父虽醉酒,正事不耽误。顺应不流而游泳。聚在山中的兽,聚在水中的鱼。老人嘴里话不断,小孩手里事不断。花儿虽然特别美,总有一天被风吹。树中松树最美丽,鸟中喜鹊最庄重。高山难挡飞鸟,高墙难挡北风。大劫渠中灌轮回水。人无面,冰无水。水和柴,可以从王宫窗美底下取。又是狂风又是沙,眼睛之中成枯髻。不见不闻不知三,就是世间三清净。所有山丘是卫地山,年轻唐拉是后藏山。桦树虽丑树叶好,本人虽坏上师好。孔雀喜闻雷声,猎犬好听呼哨。狼大哥总是生癞痢,狐大姐总生毛刺。四大未能掌握,却来号脉诊病。用膝盖敲门,让孩子拦狗。不是阿爸高兴跳舞,而是因为脚被火烧。人厉害只三日,狗厉害只三年。无福人家杵臼内,捣碎脂肪也无油。花儿供奉神,柄儿自己拿。恶狗栓在楼上,气势汹汹,恶狗放在外面,象个猫咪。碗多了要当瓢,帽多了嫌难看。干净的手,用尿洗。鼻绳子虽长,头是牛鼻圈。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鱼儿贪食就送命。天葬师怕尸首。不看肉是死兽肉,也看盘是金黄盘。牙咬虱子虽不饱,听到响声真痛快。盆布人不会打战。短命山羊来到狼窝前。绵羊死了,老狼哭泣。不见犏牛行,却见虱子爬。站的要象虎豹,躺的要象老狗。朝是山羊暮为绵羊。百个雪猪有一禅师,百个兔子有一智者。无聊的傻子次仁,放屁还要脱被子。临行的旅客,临死的病人。作马吃马料,当驴吃糠秕。鸟老翎竭,人老发尽。尼泊尔的石榴莫要吃,看那外表就知其味道。酪糕之所以软润,恩典就在于酥油。父母若过世,子女无权势。水怎样烧煮,不会变成火。没青稞,却望有酒。没有鸟尸火的云彩,却有牛尸大的霹雳。讲经场看导师大小,议论场看真理大小。消融镜子大的冰块,却要太阳七兄弟。红宫好似珊瑚树,天井犹如璁玉链。大海若敢涸,青蛙就敢死。兴旺寺院的墙壁不厚,索朗曲珍的臀部厚。

   

山谷里,有间很小很小的屋子,屋子里住着一对很老很老的老夫妇。他们头发白得象海螺,口里连珍珠大的牙齿也没有一颗。一天,也不知道为了什么,老俩口打起架来啦,越打越厉害,还闹着要分家。要说呢,他们家里穷得可以耍棍子,没什么象样的东西可分,只有一头又老又瘦的山羊。老头儿说:“嫫!嫫!我抓羊头,你抓羊尾,看羊跟谁走,山羊就归谁,好不好?”老太婆什么也没有弄清楚,就点头答应。两个人一拉,山羊当然跟着老头儿走啰!老太婆知道上了当,死死揪住山羊尾巴不放,最后把山羊尾巴拉断了,自己也摔倒在地上,眼睁睁看着老头儿把山羊牵走了。她一生气,把山羊尾巴扔进了牛粪堆里。

山谷里,有间很小很小的屋子,屋子里住着一对很老很老的老夫妇。他们头发白得象海螺,口里连珍珠大的牙齿也没有一颗。一天,也不知道为了什么,老俩口打起架来啦,越打越厉害,还闹着要分家。要说呢,他们家里穷得可以耍棍子,没什么象样的东西可分,只有一头又老又瘦的山羊。老头儿说:“嫫!嫫!我抓羊头,你抓羊尾,看羊跟谁走,山羊就归谁,好不好?”老太婆什么也没有弄清楚,就点头答应。两个人一拉,山羊当然跟着老头儿走啰!老太婆知道上了当,死死揪住山羊尾巴不放,最后把山羊尾巴拉断了,自己也摔倒在地上,眼睁睁看着老头儿把山羊牵走了。她一生气,把山羊尾巴扔进了牛粪堆里。

冬天,北风在小屋子周围吼叫,雪花敲打着她的门窗。老太婆又冷又饿,在房里东翻翻、西找找,看看有没有能填饱肚皮的东西。最后,在牛粪堆里,又发现了那条山羊尾巴,已经干得硬梆梆的了。老太婆捧着它,就象捧着一件宝贝:

冬天,北风在小屋子周围吼叫,雪花敲打着她的门窗。老太婆又冷又饿,在房里东翻翻、西找找,看看有没有能填饱肚皮的东西。最后,在牛粪堆里,又发现了那条山羊尾巴,已经干得硬梆梆的了。老太婆捧着它,就象捧着一件宝贝:

“哈哈!热秀干波!热秀干波!”

“哈哈!热秀干波!热秀干波!”

她小心翼翼,把干山羊尾巴放进石臼,盘算着把它砸得碎碎的,放一点子葱,熬一罐土巴,暖和暖和身子。谁想到,石头刚刚砸下去,山羊尾巴“噌”地跳起来,围着老太婆不停地跳动,还叫唤着:“嫫!嫫!别砸我!别砸我!”

她小心翼翼,把干山羊尾巴放进石臼,盘算着把它砸得碎碎的,放一点子葱,熬一罐土巴,暖和暖和身子。谁想到,石头刚刚砸下去,山羊尾巴“噌”地跳起来,围着老太婆不停地跳动,还叫唤着:“嫫!嫫!别砸我!别砸我!”

一条山羊尾巴,居然讲出人的语言,老太婆都快吓瘫了。只好扔下石头,长叹一声,流着眼泪说:“哎呀!我的命太苦了,连吃根羊尾巴的福份也没有了!”

一条山羊尾巴,居然讲出人的语言,老太婆都快吓瘫了。只好扔下石头,长叹一声,流着眼泪说:“哎呀!我的命太苦了,连吃根羊尾巴的福份也没有了!”

“嫫!嫫!不要哭!不要哭!”热秀干波说着,“噌”地跳扬到老太婆怀里,又蹦起来帮她擦掉眼泪,娇声娇气地说:“你把我当儿子好啦!酥油会有的,牛肉会有的;糌粑,也会有的”。

“嫫!嫫!不要哭!不要哭!”热秀干波说着,“噌”地跳扬到老太婆怀里,又蹦起来帮她擦掉眼泪,娇声娇气地说:“你把我当儿子好啦!酥油会有的,牛肉会有的;糌粑,也会有的”。

老太婆苦笑了一下,不相信地摇着头:“唉,等你长成人样儿,我的骨头早就生锈啰!”

老太婆苦笑了一下,不相信地摇着头:“唉,等你长成人样儿,我的骨头早就生锈啰!”

热秀干波呢,跟老太婆讲了声:“嫫!我走了!”“嗞溜”一声,从门缝里钻出去了。半夜,老太婆正在睡觉,听见热秀干波在外边敲门:“嫫!我回来了,快把门开开呀!快把门开开!”

热秀干波呢,跟老太婆讲了声:“嫫!我走了!”“嗞溜”一声,从门缝里钻出去了。半夜,老太婆正在睡觉,听见热秀干波在外边敲门:“嫫!我回来了,快把门开开呀!快把门开开!”

“你还没有一只老鼠大,从门缝里钻进来吧!从天窗里飞进来吧!”老太婆冻得发抖,饿得肚皮贴着背脊,躺在破垫子上不想挪动。

“你还没有一只老鼠大,从门缝里钻进来吧!从天窗里飞进来吧!”老太婆冻得发抖,饿得肚皮贴着背脊,躺在破垫子上不想挪动。

“嫫!我弄来了吃的,弄来了喝的,你快来扛呀!快来背呀!”热秀干波一股劲地喊。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