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你糖点不一样的岳飞之死,秦桧想放岳云一条生路

图片 1

跟你糖点不一样的岳飞之死,秦桧想放岳云一条生路

| 0 comments

在大家的心目中,民族英雄岳飞是被秦桧和宋高宗赵构以“莫须有”的罪名害死的,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图片 1

问题:秦桧想放岳云一条生路,为何宋高宗坚决不允?

关于“莫须有”,《宋史·岳飞传》有这样的记述:狱之将上也,韩世忠不平,诣桧诘其实。桧曰:“飞子云与张宪书虽不明,其事体莫须有。”世忠曰:“‘莫须有’三字何以服天下?”于是,后人就认定岳飞死于“莫须有”这个罪名。

中兴名将岳飞的大名可以说是人尽皆知了。

回答:

其实,这是一个完全违反逻辑,不合事理的说法。

北宋末年,金军南犯,岳飞率领岳家军奋勇抗击,留下了“撼山易,撼岳家军难”的千古英明,可是岳飞最终却冤死风波亭。然而岳飞之死却有诸多疑点,今天我们就来聊一聊岳飞之死。

关于岳飞和岳云之死,南宋著名史学家王明清在《挥麈录》中所记载的王俊诬告状恶细节十分详细,其中记载:“我曾经得到《刑部大理寺状》岳案的全部案款内容进行浏览。当时仲贯甫为尚书郎,他询问各九卿官署,他们则都说:“张俊、韩世忠二家争高宗享殿配飨时,张俊以厚礼贿赂管案卷的人,从而取到岳飞案的原始卷宗并且藏了起来,所以岳飞案的原始卷宗现今已经不存在了。”

图片 2

此处省略岳飞一世英名,直接跳到秦桧这,民间流传,岳飞是死于秦桧之手,这也让杭州的某些人民恨得牙根痒痒,恨着恨着恨出了个名吃——葱包桧。

王明清说:“我曾经得到当时岳案的行遣省劄,考证其狱词,所定之罪都是当时炮制的捏造不实之词,因此知道了所谓岳飞之罪不过如此,则岳飞之冤清晰可见。
……捏造的罪名虽极端然而却不见实情,所见(对岳飞父子)的诬陷蒙蔽,哪有什么真实的证据?然而却匆忙的把岳飞父子都处以极典,我看过行遣省撘后感到气逆胸臆,内心非常愤怒!”

宋朝虽然不如汉朝实力强大,也不如唐朝幅员辽阔,但却是历史上最重视法制(至少形式上,表面上是这样)的朝代,就连皇帝都不能独断专行,说一不二,而是需要和内阁成员们取得一致意见后才能采取行动,这也是为什么在岳飞冤狱上赵构和秦桧成了一根绳上的蚂蚱的原因之一。所以,秦桧和赵构是不会以模糊不清,似有似无的罪名杀害岳飞这样一位封疆大吏的,更不用说以“莫须有”三字来给岳飞定罪了。

可是要我说,这秦桧害死岳飞的说法还是真有些牵强。为啥哪?

王明清所见行遣省撘岳案的岳云部分的结论如下:“看详:岳云因父罢兵权,辄敢私通主兵官张宪,节次催令得与心腹兵官擘画,因此
致张宪要提兵谋叛。及传报朝廷机密,惑乱军心。
及传报朝廷机密,惑乱军心。情重,奏裁。

恰恰相反,岳飞被害时的罪名是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当然这罪名是无中生有的昏君,空穴来风的奸相硬扣到堂堂正正,清清白白的岳元帅身上的。

岳飞可是枢密副使,从一品大将,宋朝时期宰相与枢密副使合称宰执又称东西两府,秦桧一个宰相,一品官,就算是权利再大也不可能在短短几个月内把几乎与自己平起平坐的岳飞置于死地吧。更何况岳飞手握兵权,就凭秦桧一己之力?难办。

现代有许多奸人为秦桧鸣冤叫屈,说什么所谓“秦桧害死岳飞父子”的说法并不完全准确。对于岳云这个岳飞之子,秦桧本来想判其徒刑,而并不想杀了他。秦桧此举的目的尚有争议,可能是他害怕金朝将来毁约,进攻宋朝,故留下岳云以备不测。
所以秦桧还想救岳云一命,以刑部大理寺的名义主张保全岳云性命。”岳飞私罪斩,张宪私罪绞,岳云私罪徒(流放)”,”奉圣旨根勘,合取旨裁断”。
但宋高宗赵构显然不想留下岳云,因为在他眼中岳飞父子就是可能颠覆自己统治的大患。所以在高宗的压力下,秦桧最终判处岳云死刑,
秦桧所掌控大理寺的判决结果是:岳飞斩首,岳云徒刑二年,张宪绞刑。“高宗对此不甚满意,将其修改为:岳飞赐死,张宪岳云斩刑

图片 3

那么岳飞是谁害死的哪?

真相是这样吗?

关于岳飞的冤狱,南宋初期学者王明清在他的《挥麈录·余话》卷二写下了这样的文字:“明清壬子岁仕宁国,得王俊(就是诬告岳飞的那个家伙,作者注,下同)所首岳侯状于其家。……次岁,明清入朝,始得诏狱全案观之,岳侯之坐死,乃以尝自言与太祖俱以三十岁为节度使(对于小人的无耻陷害,君子却难以自证清白,这是人世的一种悲哀),以为指斥乘舆(即指摘斥责皇帝,对皇帝不尊不敬),情理切害;及握兵之日,受庚牌不即出师者凡十三次,以为抗拒诏命(此说即使是实情,也不违“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之制,但“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何况还有奸相秦桧助恶)……首状虽甚为鄙俚之言,然不可更一字也。”

明朝吴中四才子四大才子文征明在《满江红·拂拭残碑》里有这样的一句词:“千载休谈南渡错,当时自怕中原复。笑区区、一桧亦何能,逢其欲。”就是这一句,把害死岳飞的元凶给说了出来,不错,普天之下唯一一个有能力在短时间内弄死岳飞的恐怕只有当时的皇上宋高宗赵构了。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秦桧他老人家真是背了千年黑锅啊!

实际上这都是岳黑秦孽在愚弄读者!

王明清撰写《挥麈录》历时三十余年,而且是在岳飞案平反之后,此书虽为笔记,但力求持正论,详故实,不失史法,为南宋最负声望的史学家李焘所称道。后来,比王明清稍晚的史学家李心传在编著《建炎以来系年要录》也采录了《挥麈录》中记载的王俊告发岳飞状。

你说这赵构杀岳飞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还是怎么着?杀岳飞这不就是等于自毁长城吗?他为啥要杀岳飞啊?!别急,慢慢说。

在对岳云的结论里,最后的点睛一笔就是“情重,奏裁。”从这里可以看出,秦桧一党根本不想放过岳云,否则对岳云的结论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用“情重”(情节严重)的字眼!

由此可见,岳飞是以“指斥乘舆”、“抗拒诏命”的罪名被捕入狱,进而被害身死的,这两项罪名在皇帝主宰一切的封建社会都是可以致人死地的重罪。

有些读者朋友应该知道,赵构在南下逃跑的时候受到了惊吓不能生育,而自己的儿子赵旉又在3岁的时候不幸夭折了,所以他就收养了两个儿子分别是赵伯琮和赵伯玖。岳飞有一次向高宗提议立建王为储君,这一下,把高宗惹火了,我们可以还原一下当时高宗内心的心里阴影面积“你说你一个武将不好好管着打仗,管我自己家的事干嘛!你不会是在嘲笑我膝下无子吧?哦~你是不是跟建王有勾结?这么早建议我立储君,我还没死哪!你是不是在这咒我?”以上内容纯属胡编,如有雷同不胜荣幸。不过高宗确实是不怎么愉快,他跟岳飞说:“此事,卿不当与闻。”就是说,你该干嘛干嘛去!别在这扯些没用的!该立谁我还不知道!虽然他到最后还是立了建王,也就是后来的宋孝宗。不过那是后话。可是岳飞不管那些啊,我关心你立储是为了你好。唉,这脾气。

大理寺卿李若朴何颜猷薛仁辅在审岳案时上奏岳飞无罪,认定所列罪名只有“指斥乘與”有可能是真的。据《岳侯传》载:“初狱成,大理寺丞李若朴、何彦猷谓岳飞罪当徒二年
”其它的罪名不成立。而对岳云的定罪也微乎其微。秦桧对此十分不满派他的心腹万俟卨罗汝楫负责审理岳案,结果对岳云的最终结论表面上看网开一面,实际上是非常毒辣的。

尊敬爱戴岳飞的广大百姓,特别是那些有良知,有气节的知识分子,不愿意让岳元帅担上任何的罪名,于是慢慢地有了“莫须有”之说,这三个字广泛流传并得以留存史册已经充分表现了人民对于忠直之士的爱,对于奸佞之徒的恨。

干涉皇帝立储只是岳飞得罪皇帝的一部分,岳飞是一员悍将,在他活着的期间他曾力主收复中原迎回二圣,可是宋高宗怎么想收腹中原,他皇帝还没做够,万一回来了没他位置了咋办。更何况大宋经过了一场大仗,宋高宗还没坐稳哪,你又要打仗!

诬告岳飞的王俊在“告首状”上写到:“张宪为收岳飞(按:《要录》作‘岳云’)书,令宪别作擘画,因此张宪谋反,要提兵占(按:《要录》作‘僭’)据襄阳,投拜金人。因王俊不允顺,方有无意作”

图片 4

还有一点,在文章开头也说了,岳飞手下可是有一支强悍的岳家军!这支部队占南宋一线作战军队总数的七分之四。前提是,他们姓岳不姓赵,这宋朝开国皇帝赵匡胤不就是武将夺权吗?岳家军,金军都打不过,万一哪天,岳家军也来个武将夺权,那我大宋江山可就是一江春水向东流了。就凭这点,我也得弄岳飞!岳飞功高震主,皇帝自然害怕。更何况岳飞还是一个不爱惜金钱美女不怕生离死别的大将,皇帝要抓他的把柄抓不到,这样宋高宗对他的恨就更深了,你岳飞如果有个贪污受贿的把柄,我还能治的了你,可是你竟然是那种不惜财色生死的人!

王俊的“首状”破绽百出,最大的漏洞是“首状”后面所附的小条子。因为王俊是个奸滑之徒,他一时未摸清张俊唆使他诬告岳飞的背景,怕万一整不倒岳飞,或将来“露馅”,于己不利,于是在“首状”后面特补上一条子,作为退路。条子上写道:

岳飞之死的根源原因

这各种借口都有了,得要有个罪名吧,一提到这肯定有人说,岳飞死于莫须有。啊打住!你知道莫须有是啥意思吗?肯定有人说,莫须有就是“大概有吧”的意思。额……手机是自己的,电脑是自己的,不能砸。

张太尉(宪)说岳相公处人来,教救他。(王)俊却不见有人来,亦未曾见张太尉使人去相公处
,张太尉发此言,故要激怒众人背叛朝廷。”此为“尚书省敕牒”所载。
就是说王俊的告词中已经说明他并没有看到有人到张宪军中给张宪捎来岳飞的信件,由此可知连王俊也否认张宪与岳飞通信,但是后来的冤狱却一口咬定两人通信谋叛。而这条罪状的物证全属子虚乌有,只好编成是王贵和张宪“当时焚烧了当”。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