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屠杀,南京保卫战

图片 1

南京大屠杀,南京保卫战

| 0 comments

首先,南京城防司令唐生智等人的懦弱和腐败程度令人震惊。唐生智作为临危受命的南京城防司令长官,曾在公共场合上信誓旦旦的宣布要与南京共存亡,并下令销毁一切船只,断绝了南京军民的所有退路。但是,在暗地里却为他自己准备了逃跑用的船只,并在关键的时候带头逃跑。对于唐生智的撤退命令,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法是唐生智自己下的撤退命令;另一种说法是蒋介石向唐生智发出“若不能坚持可以撤退”的命令。但不管怎么说,唐生智都负有无法推脱和逃避的责任。

抗日战争我国伤亡军民3500万,南京大屠杀的30万尤为触目惊心,惨绝人寰:侵华日军攻占南京后,烧杀奸淫,无恶不作,其罪恶之灭绝人性,令人难以置信!可仅仅只是谴责禽兽的残暴是远远不够的,今天的日本右翼势力正在复燃,侵华战争真正的战犯日本天皇还并未受到任何的批判与惩罚,甚至靖国神社里还在将那个罪魁祸首当作日本的民族英雄供奉祭拜!世界并不太平,战争的危险依旧存在,甚至战争的可能性竟然仍在增长!我们中华民族爱好和平,但是我们更应自强不息,建立起捍卫和平的强大物质和精神力量。有同学讲到,也许我们不应该用东京大屠杀来报仇雪恨,但是我们却应该有防止战争、共建和平的信念与方案。

12月9日,日军松井司令向南京城内空投了“投降劝告书”,要求南京守军在12月10日以前向日军投降,但南京守军没有理会。于是,侵华日军于12月10日开始向南京发动了总攻击。

关于电影,实在有些看不下去,真的是沉重而无奈,尤其感到个人的渺小、生命的卑微,仿佛整个世界是那样的残酷无情。人都有一死,但是那30万同胞的死却是那样的可怜可叹。希望我们的生命燃烧起来,不要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消失,世界本应是美好的,但是丑恶乃至罪恶又是无处不在,只有乐观的英雄主义才能带给世间以光明!

展开剩余84%

12月13日是南京大屠杀惨案发生80周年,第四个国家公祭日。“牢记历史、勿忘国耻”。我们也在近日安排了全体师生观看电影《南京大屠杀》,借以铭记历史,并纪念苦难、扶慰同胞,更是缅怀先烈、居安思危。“不为宣扬复仇与怨恨,是为唤起对和平的向往与坚守,许下复兴的心愿:吾辈当自强。”

那么,究竟是哪些原因造成了南京保卫战成为了“中外战争史上最糟糕的战役”呢?当然,要回答这一问题,还应该澄清一点,那就是这跟绝大多数的南京保卫战参战国军下级官兵并没有多大关系,更多的主要原因则在于当时国军上层指挥官员,尤其是国军南京城防司令唐生智,以及国民政府国防部和蒋介石等人都应当承担主要责任。

一、淞沪会战:北平天津全面失守后,蒋介石不去组织力量阻击华北日军的步步紧逼,却在张治中和陈诚的蛊惑下,异想天开的组织3万余军队在上海发动对3千驻沪日军的进攻,大概是想以淞沪战场上的小胜来回应阻止全中国人民的骂声。可惜对外卑躬屈膝对内声色俱厉的国民革命军并不给这蒋校长争气长脸,十比一的悬殊兵力却久攻不下,日本迅速调集20万人开始淞沪会战。而事前没有做任何大战准备的蒋介石慌乱之中先后调集60万主力部队,毫无章法的象下饺子似的把陆续赶到的部队一个个送入到日军的包围圈里,被日军悉数围歼蚕食。

1937年11月9日,侵华日军攻陷上海。在此前的三个月之中,蒋介石和国民政府在上海投入了70万国军,以此全面抗衡松井石根统领的日本上海派遣军。然而,在日军增派柳川平助为司令的第10军团于杭州湾登陆夹击下,困守上海的国军主力因背腹受敌而被迫出上海。

我们学习古今中外的文化,就是要传承人类文明的精髓,学会立身处世,创造个人与家庭的幸福;更要学会处理不同层次的矛盾与分歧的智慧,为世界的美好未来而贡献力量!

12月8日,进攻迅速的侵华日军占领了南京的所有外围阵地,形成了对南京的三面包围,南京守军的唯一退路只剩下北渡长江一条路可走。据史料记载,此时的唐生智却摆出了“背水一战”的架势,下令将长江上的所有渡船全部销毁,自己断绝了南京守军的退路。唐生智还把36师部署在面临长江渡口的挹江门,下令如果有人试图向城外逃跑就开枪阻止。

12月13日一早,日军吃惊地发现中国军队忽然全部退走,遂冲入南京城内。下午2点左右,日军的先头部队到达挹江门,发现挹江门外有成千上万的逃兵和难民挤杂在一起试图渡江,于是日军向逃兵和难民们开火,江水染成红色,浮尸顺流而下。南京城内四处都是中国士兵脱扔的军装和武器,日军认定有大量的中国军人化装成平民潜入“安全区”。开始对“安全区”进行大搜捕,抓捕到隐藏在”安全区“内的逃兵就立即处死,连带无辜的青壮年平民也因此被杀。此外,日军还以缺乏粮食为由,杀害了很多投降的中国士兵。日军进城后的2周内,日军士兵在南京进行了大量的杀人、强奸和抢劫,估计有30万人遇害。而此时中华民国政府对此却一无所知,乱成一团的蒋介石甚至想不到在南京城内留下一些特务和眼线,蒋介石把南京和南京人民完全扔给了日本人,让手无寸铁的百姓任日军屠杀强奸,这些无辜百姓与他毫无干系,他关心的只有他的权力、财产和宋美玲。5个月后,蒋介石亲自命令掘开黄河大堤,淹死100万老百姓。

由于当时南京的三面陆路已被日军全面包围,国军守军唯一可以撤退之路就是北渡长江。于是,大批国军守城士兵在无人指挥的情况下,一窝蜂拥向挹江门,试图北渡长江而逃。因唐生智并没有解除他对守卫挹江门的36师发出的不准任何人出城逃跑的命令,所以36师开枪阻止试图出城逃跑的守军,于是双方发生了交火,最后城内的守军动用准备进行街巷战的坦克,击破挹江门出城,随后的大量逃兵和试图逃跑的难民也乘势冲出城外。但渡江的船只已全部销毁,很多人就抓一块木板、一条树枝试图游水渡过近2公里宽的长江。但12月份的江水十分寒冷,绝大部分试图渡江的人全冻死在江中。一些逃兵看见无法渡江,就再次返回城中。他们扔掉武器,脱掉军装,抢夺老百姓的服装穿在身上,逃入保护一般平民难民的”安全区”。

淞沪会战是民国政府第一次对日军的大规模战斗,却因统帅部的昏庸无能而惨败。所谓八百壮士是因为阵地背靠英美租借地,日军有所忌惮不敢强攻才坚持得时间长一些。蒋介石一个鲁莽的决定葬送了三十万将士的生命。

上海沦陷后,距离上海仅300余公里的国民政府首都南京便直接处在侵华日军的威胁之下。1937年11月11日,即在上海沦陷两天之后,蒋介石召集国军高级将领开会,商讨保卫南京的问题。在此会议上,唐生智慷慨激昂地说:“南京不仅是我国的首都,而且是国父之陵所在地。如果我们不战就放弃南京,怎么对得起国父的在天之灵?如果没有人愿意守卫南京,我愿意与南京共存亡。”于是,蒋介石当即任命唐生智为南京城防司令,全面负责南京保卫战。

战争是国与国矛盾激化的极端方式,其根源在于利益的争夺或者文明的冲突。作为新时代的中国人,已经享受过长期却又来之不易的和平,甚至有些习以为常。而事实上,我国在历史上也许经历了世界上最多的侵略和屠戮,我们深知民族压迫的不公,深明世界大同、人人平等的重要,我们也探索积累出了多民族多文明相互融合和谐共处的宝贵历史经验,面对当今国际风云的激荡,世界一体化的进程,我们最有资格也最有可能给人类指出一条光明大道,从此远离战争,走向人人平等自由、扬眉吐气而又相敬相助、亲如一家的大同社会。

到12月12日,经过3天来的保卫南京激战,使得侵华日军仍然不能突入南京城内。然而,就在12月12日晚上7点,南京城防司令唐生智却自己带头也背弃了与南京共存亡的誓言,突然向南京各路守军发出撤退的命令。随后于当日傍晚8点,乘坐为他自己保留的最后一条小汽艇北渡长江逃走了。

1937年11月20日,国民政府宣布迁都重庆,南京的政府机关全部撤离南京,蒋介石夫妇也于12月7日飞离南京。在国民政府撤离前举行的中外记者招待会上,唐生智司令悲壮地发誓要和南京共存亡。除了富豪显贵与国民政府官员一道撤走外,普通南京市民在国民政府的战斗到底的虚假宣传鼓舞下,几乎全部留在城内支援配合军队作战,12月8日,日军占领了南京的所有外围阵地,形成了对南京的三面包围,南京守军的唯一退路只剩下北渡长江一条路。可是唐生智却纸上谈兵欲“背水一战”,将长江上的渡船全部销毁,自己断绝了南京守军的退路。

图片 1

二、淞沪会战溃退下来的部队沿沪宁公路逃向南京,日军趁势尾追而来,南京保卫战不可避免的开始了。据史料记载,日本当时并没有进攻南京的计划,只是淞沪会战中中国军队的战斗力的不堪才刺激了日本军队,日本政府信心大增,铤而走险决定携胜攻击中华民国首都南京。由于918事变以来,蒋介石一直被贴上不抵抗的“恐日病”标签,蒋介石害怕下令不战而放弃南京又会被社会舆论和他的政敌指责为投降和卖国。所以蒋介石希望在南京进行一下象征性的短期抵抗,以应付社会舆论,压根就没有考虑保卫南京。

也许正是因为上述如此因素,南京保卫战一直被战争史学界称之为“中外史上最糟糕的战役”,现在看来也不是冤枉的。

我查了一些关于南京保卫战的历史,让我们从更宏观一点的角度来认识这场人间惨剧:

此外,蒋介石和国民政府在事过之后不总结、不追究、不问责,也充分暴露出其治党治军不严、惩处腐败不力等一系列问题,而这些恰恰为蒋介石和国民政府在大陆的全面失败买下了伏笔。

鏖战两个月后,日军依靠强大的火力突破中国军队防线,11月5日,日军第10军8万人在金山卫登陆,蒋介石一如既往的把国家的命运押在欧美列强的身上,幻想“九国公约”签字国的干涉,西方国家却实行绥靖政策,称中国军队主动在上海非军事区挑起战争为破坏和平,对中国的要求置之不理。几天后日军包围圈形成,中国军队大乱,部分部队擅自自行组织撤退。蒋介石仍死抱着对国联不切实际的幻想,迟迟不肯下令后撤,他表示“只要我们在上海继续顶下去,相信“九国公约”国家会出面制裁日本。”此时国民革命军人心惶惶,混乱不堪,开始纷纷溃逃。见大势已去,蒋介石不得不同意撤退。而在在撤退前,又没有讲明各部队撤退顺序,三四十万中国军队密密麻麻挤在几条狭窄泥泞的公路上慌不择路、自相践踏,又被日军空军凌空轰炸。上万人的国民革命军被日军几十人的部队死死追击,竟无还手之力。大撤退变成了大溃逃,伤亡惨重。

据史料记载,南京保卫战打得异常激烈。侵华日军向南京城总攻击的命令下达后,日军首先向比较容易进攻的光华门发动攻击,但守卫光华门的是最有战斗力的教导总队。战斗十分惨烈,日军曾一度占领光华门,但很快又被教导总队反攻夺回。坚守中华门和雨花台的88师的抵抗也十分顽强,其他防线也丝毫没有被日军突破。

唐生智把三十六师布置在面临长江渡口的挹江门,下令如果有人试图向城外逃跑就开枪阻止。日军在12月10日对南京发动了总攻。战斗十分惨烈,日军曾一度占领光华门,又被教导总队发动反攻夺回。坚守中华门和雨花台的八十八师抵抗也十分顽强,仅仅三天,日军便攻到城下。12月12日19点,唐生智突然向各路守军发出撤退的命令,要求各军向南突围到苏皖边地区,而他自己背弃了与南京共存亡的誓言,于12月12日20点,在众目睽睽之下乘坐为他保留的最后一条小汽艇北渡长江逃走。唐生智的带头出逃引起了南京守军的一片哗然,南京守军总崩溃,各级军官纷纷逃跑,教导总队队长桂永清开完会只用电话通知参谋长组织撤退,自己就抢先渡江。第72军军长孙元良开完会不回部队而直奔妓院隐蔽起来。完全失去了组织的士兵们开始各自设法逃命。由于南京三面被日军包围,唯一可以逃跑之路就是北渡长江。于是大量士兵在无人指挥的情况下蜂拥向挹江门,试图北渡长江而逃。
但唐生智逃跑前并没有解除他对守卫挹江门发出的三十六师的“不准任何人出城逃跑”的命令,所以三十六师开枪阻止试图出城逃跑的守军,中国军队自己发生交火内讧,城内逃跑的守军动用坦克才击破挹江门出城,随后的大量逃兵和试图逃跑的难民也乘势蜂拥冲出城外。但渡江的船只已全部销毁,很多人仅仅抓一块木板、一条树枝试图游水渡过近2公里宽的长江。12月份的江水十分寒冷,绝大部份试图泅水渡江的人冻死在江中,淹死在冰冷的江水里的军人超过万人。害怕日军尾追而来,已经过江的军队把渡船炸沉,不肯让渡船返回江南继续接运人员。而老百姓在国民革命军的枪口威逼下不得不赤手空拳泅水渡江,淹死冻死者不计其数。一些逃兵看见无法渡江,就再次返回城中,扔掉武器,脱掉军装,抢夺老百姓的服装穿在身上,逃入保护一般平民难民的“安全区”。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