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昭帝刘弗陵是个怎样的皇帝

汉昭帝刘弗陵是个怎样的皇帝

| 0 comments

一生传奇不断,命运多舛。下面搜集几条疑问,只是一家之言。忘大家不吝赐教为感。
首先,其母钩弋夫人的入宫过程很可疑。
史载,钩弋夫人赵氏,齐国河间人。汉武帝过河间,「望气者言此有奇女,天子亟使使召之。」
这里就出现了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望气者」是谁?
这个「望气者」在武帝后期一共在关键时刻出来三次。
第一次就是在河间说此地有奇女子,间接的给武帝推荐了钩弋夫人。
第二次是在「巫蛊之祸」之前,说「宫中有『巫蛊』气象,恐对天子不利。」这样直接导致了「巫蛊之祸」的开始。
第三次,是在「巫蛊之祸」后,「望气者言长安狱中有天子气」。那时汉宣帝刘询才刚出生数月,便遭巫蛊事,太子刘据、史良娣、皇孙刘进、皇孙媳王夫人皆遇害。「曾孙虽在襁褓,犹坐收系郡邸狱。而邴吉为廷尉监,治巫蛊于郡邸,怜曾孙之亡辜,使女徒复作淮阳赵征卿、渭城胡组更乳养,私给衣食,视遇甚有恩。」「……上遣使者分条中都官狱系者,轻、重皆杀之。内谒者令郭穰夜至郡邸狱,吉拒闭,使者不得入,曾孙赖吉得全。」
根据这三条有着明显前因后果的证据链,我们可以大致得出以下结论:
首先,钩弋夫人的进宫是在有精心预谋和准备的策划下由「望气者」直接执行的。
其次,「巫蛊之祸」也是在精心预谋和准备的策划下由「望气者」直接启动的。
最后,为了斩草除根,说「长安狱中有天子气」,这也是由「望气者」直接暗示的。
我们从《汉书五行志》中发现:「太初元年十一月乙酉,未央宫柏梁台灾。先是,大风发其屋,夏侯始昌先言其灾日。后有江充巫蛊卫太子事。」
这里提到了一个叫夏侯始昌的人。他是谁呢?
《汉书》载:「夏侯始昌,鲁人也。通《五经》,以《齐诗》、《尚书》教授。自董仲舒、韩婴死后,武帝得始昌,甚重之。始昌明于阴阳,先言柏梁台灾曰,至期日果灾。时,昌邑王以少子爱,上为选师,始昌为太傅。年老,以寿终。」
由于夏侯始昌「明于阴阳,武帝甚重之」来看,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个「望气者」就是夏侯始昌。后来他当了武帝第五子——昌邑王刘博少子刘贺的老师。
刘贺后因 刘弗 无子而被霍光立为 ,不过刘贺只做了27天的
就被赶下了台。这些都暂且不表。
第二个问题,「望气者」通过一系列的谣言蛊惑,到底要得到些什么?
由于夏侯始昌是个公认的经学大师,会望气应该没什么问题。但是他为什么要如此处心积虑的制造出「巫蛊之祸」呢?江充其实只是幕前执行者而已,真正的幕后则是他夏侯始昌。因为第三次说「长安狱中有天子气」时,江充已经被太子刘据给杀了。能够在江充死后仍然希望斩草除根同时有既得的利益的人就是幕后的真正策划者。
斩草除根的表面最大的受益人是钩弋夫人和她的儿子刘弗
。其实一个人不可能为了和他不相干的事情上如此的费劲心力。
加之钩弋夫人14个月才生下刘弗陵,这本身就是一件十分荒谬的事情。武帝宠幸钩弋夫人时已是晚年,那时武帝已年过60,武
因传说上古尧帝之母是怀孕14个月生尧帝,故把钩弋宫改名为「尧母宫」,才对刘弗陵十分看重。其实从现代医学角度而言,女性如果怀孕至14个月仍未生产,其子宫内的羊水必定早已变质,胎儿必定会胎死腹中。所以我们可以确信刘弗陵一定不是武帝的亲生儿子!同时为了掩盖入宫后夏侯始昌和钩弋夫人之间的奸情,所谓「上古尧帝之母是怀孕14个月生尧帝」的传说也一定是夏侯始昌自己散布的。
第二,钩弋夫人的「拳夫人」的传说也很可疑甚至十分荒诞。
说钩弋夫人的双手从小到大一直紧握双拳,无人能解。引得武帝以为奇异,特命使臣前往宣召而见之。「既至,女两手皆拳,上自披之,手即时伸。由是得幸,号曰拳夫人。」还说双手展开后手中竟然有个玉钩型的物件。
是个明眼人就知道哪有这样双手紧握不开而武帝一拉就开的事情。刘彻又不是神仙,否则他还要求仙干什么?刘彻也是个凡人,因此这个事件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局。这点大家应该不会反对吧。
第三,钩弋夫人生下刘弗陵之后三年「巫蛊之祸」随之开始这个时间点也很可疑。
夏侯老兄为了成其大事,做第二个吕不韦,逐步收买了江充、苏文、韩说三人。因为想要收买武帝的绣衣使者、内侍宦官总管和镇殿大将军是要花很大的本钱的,所以这位夏侯家的始祖,为此隐忍了三年。同时,这次期间,历史上发生了一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
第四,钩弋夫人的父亲,也就是武帝的老丈人,「坐法宫刑,为中黄门」十分可疑。
史书上没说钩弋夫人的父亲到底是因为犯了什么事而被武帝施以宫刑的。大概是做了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吧。但是身为堂堂的皇帝的老丈人,即便犯下了天大的罪过,于情于理都不会遭到如此酷刑啊。因为当时犯了法是可以用钱来抵罪的。你像当时的李广被匈奴人俘虏了,后来尽管逃了回来,按军法理当斩首,后却「赎为庶人」。
钩弋夫人家里又不是没有钱,他父亲也不应该犯了比「当斩」更严重的罪过,理应也可用钱抵罪的。可是钩弋夫人既没有求情,也没有花钱给父亲赎罪。这两点真的十分可疑。
我个人猜测有如下几点原因。
1,,其父亲可能是趁著入宫觐见女儿之便,「一不小心地」和宫内的某位妃嫔或宫女「一见钟情、两厢情愿、三更半夜、四脚朝天、五指乱摸、六心燥热、七上八下、九曲十弯」后碰巧被武帝给撞见了。武帝大怒,但家丑不可外扬,故而下令「坐法宫刑,为中黄门」。
2,,钩弋夫人正值专宠时期,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宠信可不能功亏一篑了,一言一行都要慎之又慎,半点不利于她母子的事情都不能做的,所以没有给父亲求情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了。这样既体现出「大义灭亲」的壮举,又能得到武帝的加倍赏识。
3,,黄门令苏文那里正好可以通过父亲来传递信息,以便于收买和拉拢。而且顺理成章,不会让别人起疑。通过父亲这一宫内的特殊职务,对于拉拢江充、韩说等人将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
第五,武帝死前命霍光赐死钩弋夫人一事也很可疑。
估计刘彻那时已经察觉到了什么,但是还不确定,所谓「主少而母壮,独居必生淫乱」而诛之的说法只是一个方面。真正的原因恐怕是知道了钩弋夫人生活作风不检点吧,而且居心不良,故而除之。
第六,武帝死前命霍光等四位辅政大臣辅佐昭帝,名为辅佐,实则监视。
武帝临终指定了四个辅政大臣——大司马霍光、车骑将军金日磾、左将军上官桀、和御史大夫桑弘羊。名为辅佐,实则监视。一有不轨,即刻诛之。后霍光果然查明刘弗陵并非武帝亲生,果断杀之。对外称病逝而已。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