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文学,塘约道路

报告文学,塘约道路

| 0 comments

王宏甲;塘约;关键词;故事;农村;基层;中国;儿媳妇;人民;小岗村

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是中国共产党革命取得的最伟大的制度性财富。称之制度性财富,因为这是从制度上保障了有利于防止两极分化,缩小贫富差距,去创造共同富裕,从而创造人们在经济、政治、文化上的平等。

《塘约道路》作者王宏甲是中国作家协会报告文学委员会副主任、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着名文学家,他长期关注中国社会现实,多次深入安顺市及塘约村采访,写出了这部《塘约道路》。该书讲述的是塘约村的脱贫故事。2014年,贫困村塘约被一场大洪水浩劫后更加贫困,由此他们成立了“村社一体”的合作社。全体村民自愿把承包地确权流转到新成立的合作社里,进而做到“七权同确”,极大地巩固了集体所有制,全村重新组织起来,抱团发展,走集体化道路,短短两年时间,跃入小康村行列,变化和成效令人惊叹。

中国道路、中国故事、中国力量,是王宏甲这部《塘约道路》最突出的三个主题,是对习近平总书记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的生动注解和诠释。前两年,王宏甲曾有一本《人民观——一个民族的品质》一书,书里梳理了从尧舜禹、汤文武等中华先圣的民本思想,到毛泽东为人民服务的思想,再到习近平总书记的人民观,视野宏阔,思考深邃,思想性强。这部《塘约道路》可以说是《人民观》的农村版、基层版、实践版。人民是社会实践的主体、历史舞台的主角,是书写历史的主人、推动进步的主力,讴歌人民就是赞美英雄。我认为,王宏甲用他那饱含深情的笔,再一次为我们塑造了人民的群像、英雄的画卷。

左文学小名二牛,这年四十三岁。

与会专家认为,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三农”问题是中国改革发展的重大问题,加强党对农村工作领导始终是做好“三农”工作的根本保证。塘约村在进一步深化农村改革,加强和创建农村基层工作,特别是基层党建工作做了有益的探索,对进一步深化农村改革,加强“三农”工作具有重要启发作用。

故事的主角当然是人物。《塘约道路》的故事是从村支部书记左二牛、村委会主任彭远科、时任安顺市委书记周建琨写起的。一场百年未遇的大洪水,使三位基层干部不期而遇地集中在一个画面里,让我们知道了什么叫身先士卒一马当先,什么叫赴汤蹈火义不容辞,什么叫主心骨、定盘星、压舱石、顶梁柱,什么叫共产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和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村庄是中国社会一个最基本、最基层、最基础的单元,是党的理论路线方针政策的落实终端、执行终端、受益终端,基层组织、基层政权至关重要。在11人的干部会上,大家对合作社、就医、就学、基本建设、土地流转中心等问题的认识,使我们看到,中央一号文件是如何落地的,习近平总书记在小岗村提出的“四个不能”是怎样实现的,农村深化改革、基层民主建设是如何推进的,中央八项规定、反对“四风”在基层是怎样落实的。一句话,《塘约道路》让我们看到,实现农村脱贫、全面建成小康、复兴民族伟业,领导力量在党,骨干力量在党员,依靠力量在人民。这是我讲的第三个关键词——中国力量。

每一户人的承包地都比从前多出一倍以上,确权后入股到合作社,得到的资产性收入也增加一倍以上。左文学说:“之前全村有30%的土地撂荒,什么收入也没有。流转了就有收入,在外打工的也回来把土地流转了,谁也不想落下。”
年龄最大的村委委员曹友明说:“农民把承包地之间的田坎界挖掉时,那种高兴劲儿,跟土改时分到土地差不多。”

12月10日,由中宣部《党建》杂志社、人民出版社共同主办的“塘约基层建设经验座谈会暨《塘约道路》一书研讨会”在北京全国人大会议中心举行,共同探讨塘约村发展经验,为农村改革提供借鉴。

王宏甲是讲故事的高手。书中有这样一段:“当晚,父亲主持家庭会。父亲问儿媳妇:这个村主任,你同意不同意他干。儿媳妇说:他想做的事就做吧,我从来都没拦着他。父亲说:村干部要付出的,没有你支持,他干不下去。儿媳妇问:咋支持?父亲说:你就支持他两点,一是他有事,随时要走的,你不能拖后腿;二是有人来找,端椅倒茶要及时,找你吵架,你也必须先倒茶。儿媳妇说可以。然后问二牛什么态度。二牛说牛还在。父亲说:没必要老想着挣钱……你有机会给大家做点事,是福气啊!……第四天,二牛就把牛全部卖了,开始当村主任。”一段朴素的白描,描绘了一位令人肃然起敬的老共产党员、老农民、老父亲形象,描绘了一位敢于担当的年轻村干部形象,描绘了一位朴实、明理的农村媳妇形象。这个家庭会的故事让人想落泪。像这样的故事,书中有很多。王宏甲的白描功底很深厚,字里行间,让我们似乎读到了柳青的《创业史》、浩然的《艳阳天》、孙犁的《荷花淀》。通过一本书讲述一个村庄的故事,讲述中国社会的故事、改革开放的故事、普通百姓的故事,展示波澜壮阔的画卷,这是《塘约道路》的意义。这是我讲的第二个关键词——中国故事。

左文学说他想明白了,第一步就要成立合作社,把村里的土地集中起来,搞规模经营。第二步就是调整产业结构,打工回来的人,可以组织起来搞建筑公司、运输公司。

我是在中国作协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读到王宏甲这本新书的。当时坐在我旁边的一位作家说,王宏甲的名字我知道,但这本书的名字我看不懂,我知道有协约、违约、公约、条约,不知道还有个“塘约”。我告诉他,塘约是贵州安顺的一个村,一个带着泥土气息的名字,村里应该是有塘的,不光有塘,还有两条河,一条叫洗布河,一条叫塘耀河,洪水一来两条河的水就暴涨,把村里的田地都淹了。“塘约”也可以理解成一种约定,一个由村里共产党员带头、老百姓共同响应,改变贫穷落后面貌的盟约。靠着这种约定,他们齐心协力共同奋斗,走出了一条中国农村脱贫攻坚的道路,一条实现富裕幸福梦想的道路,一条具有农村发展典型意义的道路。塘约道路既不同于华西村模式,也不同于小岗村模式,但两者的成功经验都在这里得到借鉴。塘约是革命老区,是红军走过的地方,是一个具有典型意义的地方。王宏甲通过塘约困惑、塘约经验、塘约模式、塘约道路,讲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在基层的成功实践。这是我讲的第一个关键词——中国道路。

村是中国最基层、幅员最广的地方,缺集体经济,村就涣散了,社会就会缺乏坚实的基础。现在左文学意识到眼下最重要的事,不在办个什么厂,而是要把村民重新组织起来,靠集体的力量抱团发展。
会议室热闹起来。11个委员,绝大多数都有打工的“奋斗史”。村主任彭远科就曾到浙江打过4年工。他们几乎一致的体会是,生产队解体后,确实没有人捆住你的手脚,他们也确实奋斗了、拼搏了,但是没有人靠打工富起来,反倒是从前一家人团聚的生活变得支离破碎。村里落后的环境缺少人改造,变得村不村,组不组,家不家……议来议去达成一个共识:单打独斗没出路。

当时坐在我旁边的一位作家说,王宏甲的名字我知道,但这本书的名字我看不懂,我知道有协约、违约、公约、条约,不知道还有个“塘约”。王宏甲通过塘约困惑、塘约经验、塘约模式、塘约道路,讲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在基层的成功实践。中国道路、中国故事、中国力量,是王宏甲这部《塘约道路》最突出的三个主题,是对习近平总书记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的生动注解和诠释。前两年,王宏甲曾有一本《人民观——一个民族的品质》一书,书里梳理了从尧舜禹、汤文武等中华先圣的民本思想,到毛泽东为人民服务的思想,再到习近平总书记的人民观,视野宏阔,思考深邃,思想性强。

“塘约”也可以理解成一种约定,一个由村里共产党员带头、老百姓共同响应,改变贫穷落后面貌的盟约。靠着这种约定,他们齐心协力共同奋斗,走出了一条中国农村脱贫攻坚的道路,一条实现富裕幸福梦想的道路,一条具有农村发展典型意义的道路。塘约道路既不同于华西村模式,也不同于小岗村模式,但两者的成功经验都在这里得到借鉴。

后加的两条,一是“不孝敬父母,不奉养父母者”,二是“不管教未成年子女者”。加这两条,当然是因这两条存在的问题也很突出。比如村里有人盖了新房自己住进去,把老人放在破旧危房里不管。这样的事,村里人都看不过去,就得有组织管。还有,父母外出打工,孩子交给老人,老人管不了,孩子打伤了别人的孩子,派出所也管不了。怎么办,谁来管呢?

中国道路、中国故事、中国力量,是王宏甲这部《塘约道路》最突出的三个主题,是对习近平总书记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的生动注解和诠释。

塘约的“红九条”,每一条都是维护道德的底线,掉到底线以下,就是缺德,这是村民共识。抑制不良,弘扬正气,不止关乎经济建设,更宝贵的是人的精神建设。

2016年6月,来自全国中央、地方重点新闻网站,知名商业网站和省内新闻媒体的60余名记者共同见证了这个小山村在贵州脱贫“浪潮中”的蜕变。

一、组织起来的农村劳动力,是第一大资源。

什么时候才能取消对该户的“黑名单”管理?制定的最短期限是3个月。户主改正了,要在村民小组会上检讨,组委会5人签字,报村民代表大会审议通过了,才恢复正常。审议通不过的,再延长3个月,直至村民代表大会审议通过。

塘约的“红九条”,每一条都是维护道德的底线,掉到底线以下,就是缺德,这是村民共识。“黑名单”管理看起来是以管的形式实施,实则是在建立新风,是村民共治共享。

刘汉俊,中宣部宣传舆情研究中心主任、《党建》杂志社社长兼总编辑,着有《千年的桨声》《文化的颜色》等文学作品集。

塘约村目前实现了“一清七统”。“一清”是集体和个人产权分清了。“七统”是:全村土地统一规划,产品统一种植销售,资金统一使用管理,村务财务统一核算,干部统一使用,美丽乡村统一规划建设,禁止滥办酒宴,红白酒席统一办理。

 塘约村貌

一个好社会,不是有多少富豪,而是没有穷人。中国共产党成立之初,就是为穷人谋利益,进而创造更好的社会。一个村庄最伟大的成就,不是出了多少富翁,而是没有贫困户。只有在不忘初心的党的领导下,聚全体村民共同发展,举全村之力直至帮助最后一个贫困者脱贫,才是最大的政绩。按国家扶贫标准,2015年我国还有7000万以上农村贫困人口,到2020年能全部脱贫意义将非常巨大。塘约道路的意义不止在脱贫上,它组织起来,团结互助,朝着同步小康发展的内在力量,值得高度重视。

三、上述两大资源与市场结合,获得综合性大资源。

塘约对村规民约的实施,一丝不苟,维护了村规民约及村民代表大会的权威。所有犯规违约的农户最终都检讨,恢复正常。迄今,全村无一户再踩红线。

乐平镇党委书记马松说:“越贫困的地方,越是迫切需要组织起来。”我问:“你是说,贫穷不是阻力。”马松:“对。走集体化道路,贫穷不是阻力。先富起来的,可能成为阻力。”

有人说:“把分下去的承包地再集中起来,是不是走回头路啊?”左文学说:“以前那叫改革,现在这叫深化改革。”

七权同确

2014年大洪水洗劫塘约之前,塘约还是个二级贫困村,村集体经济为“空壳”状态。2015年人均收入超过8000元,2016年村集体经济超过200万元。这似乎不算惊人的成就,这却是一个昔日贫困村的人民,刚刚从贫困泥淖中拔腿走出来的情景。是什么使塘约村迅速脱贫?追思重新组织起来的意义,我想可以这样说:

土地、山林、河流等资源归谁所有,是一个千古都存在的问题,而且千古不乏刀兵相见。当今的“确权”和“流转”,出现在我国深化改革的“现在进行时”,与之有关的远不止是作为个体的农民。当地的专业大户、外来资本,都可以成为农村资产“确权”后的“流转”对象,而且比一般农民,特别是贫困地区的农民,更有资本购买“确权”后的种种权益。

有何意义?山林确权后,2000多亩林地正在逐步开发“林下养鸡”。这是个200万羽生态鸡的规模。从前大集体时搞的小水利工程,流入小箐龙潭的水是完全无污染的山泉,合作社正筹建山泉水厂,并在下游搞了个占地30多亩的水上乐园。他们开始建设美丽家乡。他们还着手在硐门前寨建一个大型现代养猪场,由此可建大型化粪池,与此配套,又新辟了600亩蔬菜基地,所种蔬菜直供城镇学校的学生食堂。

我看到了,从中国共产党诞生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有两个支部发挥了巨大作用,一是党支部建在连上,二是党支部建在村里。塘约村的变化,就是在村党支部的领导下和上级党委的支持下才得以实现。

王宏甲,当代文学家、学者,中国作家协会报告文学委员会副主任。着有《新教育风暴》《智慧风暴》《人民观》《让自己诞生》等,为我国当代最着名的报告文学家之一。

至此我看到,“确权”是“流转”的基础,流转给谁,才更为重要。一旦把承包地确权后的使用权出卖给大户或外来老板,农民自身没有了使用权,就剩下可以去打工的身份了。你在这里没有主人的地位,且难以改变贫富差距。

在一贫如洗的废墟上

“跟风气作斗争”,怎么干?左文学苦想了几天,想出一个村规民约七条。这七条,后来加了两条,就成为“红九条”。每一条都是警戒的红线,谁踩了红线,就被“拉黑”。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