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的弓箭手艺人,福客民俗网民俗资讯频道

图片 8

21世纪的弓箭手艺人,福客民俗网民俗资讯频道

| 0 comments

图片 1

走进团结湖水利局的宿舍大院,穿过仅容一人通过的窄道,一间大约11平方米的小屋便出现在面前。

图片 2

图片 3聚元号主人杨福喜

“这个小屋是违规建筑。”一位在大院里生活了30多年的老人说。

1957年第八代传人杨瑞林工作中

“六材既聚,巧者和之。”

隔着玻璃,人们总能看见一个人坐在小凳上,打磨着牛角、来回上着鳔或是细心地画着什么……

图片 4

——《考工记·弓人》

他就是杨福喜——“聚元号”的第十代传人,北京现存的唯一一家弓箭铺的主人。

杨福喜与父亲杨文通在工作中

午后的斜阳透过小窗轻落在东墙上,挂在墙上的黑色牌匾上书三个金色大字——“聚元号”。十余平方米的小屋是坐东朝西一溜平房中的一间,周围都是楼房,平房显得格格不入。

图片 5

图片 6

小屋的主人叫杨福喜,老北京弓箭铺“聚元号”的第十代传人,也是唯一的传人。

这间既是加工处又是店面的屋子很小,里面堆放着各种做弓的材料工具,以及成品弓。杨福喜笑着描述自己的屋子:“特别乱,东一个纸箱,西一个塑料袋什么的,有的朋友进来还以为这遭了打劫或刚搬家呢!”

图片 7

这片地方属于北京的CBD,这里的人们留心股票的涨落、更关心时尚和现代科技。传统手工弓箭制作工艺已然传承了上千年,对杨福喜而言,向历史的深处回望,或许能找到更多需要的东西。

屋子东面的墙上挂着一幅牌匾,黑底金字,上面写着“聚元号”三个大字。

全国独一家弓箭铺且无资金无场地 只有一人在苦苦支撑———
文化遗产是一个民族区别于其他民族的身份证。我国是非物质文化遗产非常丰富的国家,随着时代的变迁和城市化进程的加快,许多民族民间的文化正在消失。目前全国范围内的民族民间文化抢救活动已经开始。据悉,民间文化抢救部门已收到来自全国各地的民间文化项目的申报资料。日前已公布首批国家级文化遗产项目。我们近期推出了“探访文化遗产”系列报道,不仅是为了向世人展示中国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源远流长,更想通过一个个活生生的文化传人的生存故事,引发读者对“文化与生存”的一点点思考。

图片 8箭镞

杨福喜今年四十八岁了,留着一脸络腮胡子的他在工作间里只穿一件黑毛衣,一条老式系扣西裤,一双边缘已经破了的皮鞋。他的身上,还粘着一些不安分的木屑,星星点点。

图片 9

刚刚过去的2006年具有别样的意义,这一年,“聚元号弓箭制作技艺”进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作为古老的北京城目前可知的最后一个手工弓箭作坊,三百岁的“聚元号”对明天有了更多的期望。

虽然2005年,聚元号弓箭制作技艺通过了专家论证,成为了北京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虽然前国家射箭队总教练徐开才说,“全国除了‘聚元号’,基本上没有人会做民族弓箭”。

■杨氏弓箭曾在国际上获大奖,曾作为礼物送给毛主席
■响应有关部门建议,扔下各种待遇,忍受清贫,从父学做弓箭
■全国弓箭制作行业只剩下聚元号箭铺一家,而聚元号传人只有他一个人
■因少人光顾,曾尝试开设箭艺馆,因无相关政策支持而失败
初闻“聚元号”的名字,是在中国首个
“文化遗产日”到来之际,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的苑立博士,特别就它的第九代传人在不久前刚刚去世的消息,谈到抢救濒临消失文化遗产的重要性。
原来,在刚刚公布的第一批518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北京的“聚元号弓箭制作技艺”在传统手工技艺中,榜上有名;可惜的是,它的第九代传人、76岁的杨文通老人,就在公布这一结果前几天因病去世了。
“聚元号”三个字的匾,是清乾隆御笔所题,1957年,杨文通还曾为毛主席制作了弓箭。去年4月,杨老被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聘请为民间艺术创作研究员,孙家正部长对其作品给予了很高评价,并就文化遗产保护问题与之交谈。
到底杨文通老人在去世前,有没有足够的时间,将这祖传的绝世技艺,及时地传承给后人呢?“聚元号”弓箭制作工艺会不会随着杨老的故去,而绝尘于世呢?这些疑问,成了当时记者心中挥之不去的一块心病。令人欣喜的是,记者很快从有关方面获得消息,杨老的小儿子、48岁的杨福喜,已被正式命名为“聚元号”的第十代传人,中国的传统弓箭制作工艺,终于后继有人了。
弓箭铺昔日皆为皇家所有,不得外卖
采访杨福喜之前,记者先参阅了以往登出的一些文章,其中关于“聚元号”当下的制作间和店铺的描写,都不外乎有如下的记叙:“在位于朝阳区团结湖附近的一个小区,穿过楼房与院墙之间一条狭窄的过道,有一间不足十平方米的低矮平房。这就是‘聚元号’弓箭铺的现今所在地,也是‘聚元号’第十代传人杨福喜的工作室……”
虽然作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但是,当记者“曲径通幽”地走到某小区后院一溜儿自建的小平房中的一间时,还是被它的简陋、拥挤和憋塞所震惊:不到十平方米的空间,被各种原料、成品和弓箭所“撑”满,很难想象这里就是有着约三百年历史、经过十代传人、四易其手的“皇家弓箭”的诞生地。
很自然地,记者联想到了它昔日的辉煌:清时的乾隆帝,把“国语骑射”钦定为国策,所以历代君主皆十分重视弓箭生产。当时京城的弓箭艺人都聚集在北京东四十字路口的西南角,那里被称为东四弓箭大院。据悉,大院内共有近百户人家,占地近万平方米,是皇家特设兵工场;那里的弓箭铺皆为皇家所有,不得外卖。鼎盛时期的弓箭大院计有27家作坊,300名工匠从事弓箭制作,每月产量达500张以上。除补充八旗兵丁的武器装备外,主要供应皇朝贵族的狩猎玩乐之用。
宫廷定期按照弓箭大院的人数发放钱粮,这些匠人虽然地位不高,但待遇丰厚,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相传在这几十户弓箭匠人家中,共有三块好匾世代相传珍藏于此:一块是明相严嵩题字的,一块是康熙帝题字的,另一块就是“聚元号”弓箭铺的乾隆爷题字(可惜的是,这三块名匾在“文革”中无一幸免于劫)。直至清末,弓箭作为兵器被洋枪洋炮所取代;同时,清朝国库空虚,这些皇家弓箭工场才沦为民间作坊。

本新闻共3页,当前在第1页123

但一位1975年就在团结湖宿舍居住的老人说,她从来不知道身边还存在这样一位民间艺人。直到去年年底,电视上播出了杨福喜做弓的事迹,她才知道有这样一个做民族弓的邻居,知道“聚元号”这三个字后面还有被人忽略了太久的故事……

相关文章: 访聚元号“掌门人”杨福喜:中国绝技寻觅传人
角工雕翎第一人:走近中国传统弓箭传承人杨福喜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