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故原型商量,物语法学中的传说逸事

典故原型商量,物语法学中的传说逸事

| 0 comments

1977年初,当代日本口承文艺学的开拓者关敬吾在他的重要著作《日本之昔话比较研究序说》中写了以下两段话:最近,发现了和《竹取物语》在基本结构和思想观念方面几乎相同的藏族民间故事。《竹取物语》被称为传奇小说之祖,但是关于它所依据的原型却从无定论,大致可说是外国民间故事的改编(1);根据最近发现的藏族的《竹取物语》,我国最早的这部小说的创作性便被否定了(2)。这两段话的论点是有充分根据的。它作为研究《竹取物语》的故事原型素材论的重要提示,简明地概括了当代《竹取物语》研究的新进程。《竹取物语》是民间故事改编而成的说法,《竹取物语》和藏族同型故事出于同一祖源的主张,已经成为最新的强有力的科学推断了。关于这项研究的新发展,有以下一段中日民间文艺交流的过程。早在1954年,我国的大规模民间文学采集工作深入到祖国大西南的藏族地区,在四川西北部阿坝藏族自治州搜集了相当数量的民间传说和故事,其中部分成果计41篇故事,由田海燕搜集整理编成《金玉凤凰》故事集,于1961年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其中收入了一篇不大为人注意的故事,题为《斑竹姑娘》。记述一个伐竹青年从竹中剖出的美丽姑娘,用5种难题考验并拒绝了5个有权势青年的求婚,最后和伐竹青年,即故事中老妈妈的儿子成婚的故事。这则故事传入日本后,在1960年代中引起日本民间文艺界的注意。特别是,当致力于日中民间故事和神话比较研究多年的学者伊藤司和热心于向日本人民介绍中国民间故事的学者君岛久子发现这则故事后,分别做了精深地分析研究,先后于1970年代初发表了有重要价值的著作,把《竹取物语》的素材研究,提高到一个新阶段。先是伊藤清司以《斑竹姑娘》与《竹取物语》的比较研究为中心,指导百田弥荣子写成了大学毕业论文《关于〈竹取物语〉形成的一项考察》(3),以后又进一步明确提出了竹取物语改编说,伊藤清司与百田弥荣子联名发表了《竹取物语源流考》(4),同时全文发表了《斑竹姑娘》的译文,1972年2月,君岛久子发表了论文《藏族的斑竹姑娘故事和竹取物语》(5)1973年2月,伊藤清司又发表了重要专著《赫奕姬的诞生》(6),系统全面地论述了《竹取物语》的素材、形成以及与东南亚和中国竹中诞生故事的比较,最后专章提出了《竹取物语》并非古人的创作,而是根据与《斑竹姑娘》共同的原型故事改编的主张。这个学术研究上的新进展,无论从理论到实践,或从民族文化的形成到民族文化的交流,都是很有意义的;它应当引起我国民间文学界,民族学界以及外国古典小说研究界的重视。这种比较的科学成果,对中日文化交流是积极的贡献。为了对这一成果做出初步的述评,有必要从《竹取物语》素材论的有关综合研究谈起。一、《竹取》故事的诞生日本古代文学中,以平安时代的韵文和散文作品为代表,走上了空前繁荣的阶段。平安朝是自桓武天皇延历十三年(即公元794年,唐德宗贞元十年)京城迁到京都起到建立镰仓幕府止,中间397年的历史时期的通称。这时期经济繁荣,与中国唐朝的往来频繁,文化发达。朝野上下对文学艺术十分重视。在文字上出现了新的改革,继奈良时代创立了片假名并广泛使用后,本朝又进一步出现了平假名,基本上脱离了单一的汉文写作,为繁荣创作提供了最好的条件。从代表这个时期的叙事作品看,主要是被称做物语的传奇小说占有首要地位。在传奇小说中最古的要算是《竹取物语》了;它在日本文学史上有小说之端、小说之祖的称号。《竹取物语》所描写的动人故事在日本多少世纪以来家喻户晓,脍炙人口(7)。它的梗概略述如下:从前,一个靠做竹器谋生的采竹老翁在一棵闪光的竹节里剖出一个3寸高的小女孩,捧到家放到竹笼中和老伴抚养;3个月后,长成了美貌的大姑娘,取名为秀竹赫奕姬。此后,老翁在伐竹时常从竹节中得到黄金,于是富了起来。姑娘美名传遍各地后,求婚者多人,其中最热心的是五5位贵公子。姑娘向他们提出了难题条件,约定谁先完成了便可成婚。她让石作皇子到天竺国取来佛的石钵;让车持皇子取来蓬莱的银根、金茎、玉果树枝;让阿倍右大臣取来中国的火鼠皮裘;让大伴大纳言取来龙颈上的五彩珠;让石上中纳言取来燕子巢中的宝物子安贝。结果,5公子都没有成功。此事被皇帝知道后,下诏宣姑娘进宫,老妪询问女儿,女儿不允。女对母说八月十五夜她将随天界来人返回月宫。皇帝得到消息后,派出禁军2千人手持弓箭严守姑娘一家,老翁固锁6窗,老妪在房中紧抱女儿。15日夜,明月上升,忽然天仙自空驾云而至,武士们气屈力竭,毫无战心。飞车上下来王者模样人宣称姑娘本系夫人,有罪贬于人间,今罪限已到,当即迎返月宫。姑娘依依不舍,把仙人带来不死之药转赠给皇帝,修书一纸,然后登车飞升。皇帝十分感慨,命将不死药放到骏河国山顶点燃成烟。从此,这座山便称作不死山(富士山),据说至今山上的烟还缕缕在云中上升。对这个优美动人的浪漫色彩很浓的故事成为日本第一部小说的素材和内容,自江户时期以来,许多学者进行了多方面的考证和研究,提出了许多颇有见地的推论。《竹取物语》的产生和影响给日本文学史提出了一连串必须解答的疑问。这部作品到底产生什么年代?作品有没有作者?有的话,作者是谁?作品所依据的素材是什么?它的源流是什么状况?围绕这些问题,日本学界展开了一场各抒己见的严肃的百家争鸣。近两个世纪以来,形成了几代研究竹取学的学者队伍,逐步走上了当代取得新成果的阶段。

摘要:日本当代神话学家百田弥荣子对中国神话的研究兴趣,应放入日本的中国西南研究潮中流来看。其主要学术贡献是提出了中国神话以公鸡雷神为核心的曼荼罗构造。从曼荼罗构造的提出来看,其虽然不够完美,存在不少漏洞,但是她将中国神话结构化的尝试是值得肯定的。在研究方法与论证逻辑方面,百田氏的论据是十分丰富的,不仅数量多,而且种类多样,地域跨度与时间跨度均很广,但她的研究方法在逻辑上不够严谨,最大的问题是忽略了反面证据。在对日本相关材料进行引用的问题上,她的研究兴趣是中国神话本身,研究是脱离了日本本土立场的,也摒弃了为日本文化寻根的目标,而是将目光完整、彻底地放在了研究对象上。  

物语文学指的是日本平安时期的文学形式,“物语”意为将发生的事向人仔细叙说,物语文学是日本小说有胚胎,为日本小说的最终形成和发展打下了牢固的基础。物语文学分两类,一是以和歌为中心的“歌物语”,二是以神话传说为主题的“传奇物语”,也称“虚构物语”。
传奇物语以《竹取物语》为代表,这部作品被称为日本物语的“开山之祖”,其作者不详。“竹取”为伐竹之意,《竹取物语》讲述了一个以伐竹为业的老翁家的奇事。相传很久以前,一位叫赞岐造的伐竹老人在砍竹时,发现了竹筒中的一个小女孩,女孩生得美丽动人,但只有四英时长。老人把女孩抱回家,他妻子把女孩放在竹篮里抚养,三个月之后,这个竹女出落成绝代美人。老人给她取名“赫夜姬”。从此老人在伐竹时;时不时地发现有黄金,不久他成了富翁。这个消息很快传遍各地,许多人都上门向竹女求婚,其中有五个显赫的王子,竹女向他们出了五道难题:到天竺去取如来佛的石钵;到蓬莱仙岛取根金茎白玉果的宝树;到唐土取火鼠;到海龙王那儿取来他头上的五色玉石;取出燕巢中的子安贝,即玛瑙贝。五位王子分别去执行竹女的任务,但他们都没有完成任务,而采用欺骗和冒险的手段,所以最终都为竹女识破,求婚不成。这时天皇听说竹女美貌,想凭权势强娶竹女,但竹女是月宫仙女下凡,谁也不能强迫她。天皇知道她不是凡人后,便作了一首诗:猎罢登车去,春风万种悉,可叹倾国貌,欲见更无由!竹女赫夜姬也作了一首诗回答他:惯住竹篱茅舍,春花秋月悠悠。岂敢妄图恩宠,攀登玉宇琼楼?后来赫夜姬变得非常悲伤,伐竹老翁见她的样子,让她说出悲伤的原因,她看见月亮,便想到人间的苦痛。不久她告诉老翁,她实际是月宫仙人,所以她要回月球去了。老翁听到这个消息非常伤心,天皇得知后也十分难过,他准备派遣一支军队保护竹女,杀灭月球来的敌人。当月球来的人降临时,皇家士兵前去迎敌,他们拉弓射箭,可总是射不中,最后月亮里的人还是抢走了竹女。竹女赫夜姬离开前给养育她的老翁留下一包长生不老药,又给天皇写了一封信。老翁和天皇见物思人,天皇决定把药和信带到日本最高的山上烧掉。他令月岩笠带着药和信去到京城不远骏河地方的一座最高山顶,在那里焚烧了信和长生不老药,从此,这座山取名为“富士山”,即“不死山”。传说,焚烧后的烟气至今还在峰顶袅袅上升,与天上的云相混。
这个神话传说既表现了竹女的智慧和老翁之善良,又反映了某些王公贵族贪婪、愚蠢的行为,赞扬了平民百姓的崇高精神。神话又把这种精神与日本国的象征——富士山联系起来,表明整个日本民族都具有坚韧不拔、善良高尚的品行。这个故事因生动刻画了竹女月亮姑娘的人物形象,而成为日本广为传颂的神话,《竹取物语》也因此开了日本小说的先河。

关键词:百田弥荣子;中国传承曼荼罗;中国神话的构造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